马佳在公布自己脱单后,以陈博豪为首的北京小分队第一时间要求一睹二皇子芳容。马佳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乐呵呵的点开陈博豪发来的语音,扬声器声音调到最大放给阳台上晒太阳喝茶的那只猫听。

阳台上那只一边晒太阳一边看剧本的猫听得脸都红了,放下茶杯懒洋洋地走过来坐在马佳身旁,拿过他的手机研究陈博豪的微信。马佳早就笑的喘不上来气,马上就要倒在沙发上了,就听见盯着手机看的刘端端发出一声感叹:“呦呵,好帅一小帅哥。”

笑的东倒西歪的马佳一听,立马爬起来坐直身子从刘端端手里抢回了手机,按下微信聊天窗口的小方框回了那边一句:“不行,没空。”然后转身就把刘端端扑倒压在沙发上,脑袋在刘端端颈窝拱来拱去,最后挑中了一块地方,张嘴叼起了白嫩的皮肉用牙齿轻轻地咬了起来。

刘端端被他这动作吓了一跳,推了两下那颗毛茸茸的脑袋没推动,笑着骂他:“好好地你醋个什么劲儿,快起来别嘬了,我明儿回市里还见人呢。”

马佳不松口,逮着那一块儿地方又是嘬又是咬的,刘端端受不了抬脚想把人踹下去,结果被早就准备好的马佳抓了个正着。马佳握着刘端端“主动”伸过来的小腿往自己腰间一放,终于送了嘴,直起腰欣赏了一下自己在刘端端锁骨上方的“签名”,满意的笑了。

马佳一边说着,握着刘端端小腿的手已经不老实开始往上走,顺着短裤摸上刘端端大腿内侧。刘端端翻了个白眼,抬起另一条腿精准的踹开马佳的手,把人蹬开翻身走下沙发,坐回了阳台继续晒太阳。

被踹了一脚的马佳跪坐在沙发上揉了揉被踹的胸口,小声嘟囔:“媳妇儿我看你不叫刘端端了还是叫刘踹踹吧。”

刘端端说到底还是个演员,音乐剧结束后他在家休息了还没一个礼拜,就已经开始把经纪人给他送过来的剧本一个个的选读了。马佳劝他歇一歇出去玩一圈儿,刘端端抱臂盯着马佳看了好一会儿,发出一句质问直击马佳灵魂:“你陪我进藏么?我想去青海和西藏。”

灵魂被重创马大爷闭嘴了,他是不忙,但是隔三差五就要去台里录个节目,过几天他自个的音乐剧也该排练了。陪对象度假他是真的没时间。

刘端端抛给他一个白眼,又说:“远的就算了,你这几天不是没事儿嘛。陪我去密云住几天吧,歇歇脑子。”

刘端端去度假也闲不住,做瞅瞅右瞅瞅带走了一个感兴趣的剧本,熬了个夜看完了就跟经纪人打电话说接下来了。马佳也凑过去看了两眼,看见几个关键词就笑了开玩笑说:“你什么意思啊媳妇儿,我演警察你也跟着我一起?”

七月下半月是北方的强降雨时期,刘端端本打算第二天一大早起床退房,回家之后还能洗个澡休息一会儿再去趟公司,结果凌晨的时候直接被一道雷震醒了。刘端端迷迷糊糊的听见门外有什么微弱的动静,想起来看看的时候发现马佳的胳膊还搂着他的腰。刘端端无奈,轻手轻脚的从马佳的怀里钻出来,窗帘拉开一条缝看了看外面的瓢泼大雨,又转身往民宿的一楼走去。

这个民宿靠近山区,是个二层的独栋小别墅,占地面积挺大跟邻居隔得也不远,很适合在城市里呆厌倦了人暂时的来逃避一下生活。刘端端走到一楼才听清门外的动静不是外面的弄出来的,是一声声轻微的猫叫声。他迅速打开一楼门廊的灯顺着声音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就看见一只黑白花色的小猫趴在门口。小猫浑身的毛都被雨水浇透了,缩在一侧的墙根喵喵的叫着,大眼睛湿漉漉的瞪着刘端端,给刘端端看的鼻头一酸,转身去浴室抽起马佳的浴巾就把猫裹在怀里抱了回去。

第二天一早,马佳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没看见他媳妇的睡颜,迎接他的是一记猫猫拳。

马佳被吓得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想往后躲,结果用力太猛,猛地向后一闪直接栽地上了。刘端端在刷牙,听见外面“咚”的一声赶忙跑出来看,就看见马佳捂着脑袋跟趴在床上的小猫咪大眼瞪小眼。

刘端端白了他一眼不太乐意搭理他。就多余担心他有没有磕着碰着,这人啥时候都能整两句俏皮话听。

刘端端刷完牙吐了嘴里的水,一边擦嘴一边给马佳解释,结果一出来就看见马佳已经上手开始撸猫了,手法跟呼噜果冻的手法一模一样。

“行了别撸猫了,快起来收拾收拾,我下午得去趟公司,经纪人又给我接了个综艺。”

他们这回出来把果冻寄养在常去的一个宠物店,所以回家的时候正好接上果冻顺便给新来的小不点儿做个检查,再买点儿猫粮猫砂。宠物店里刘端端坐在沙发上手放在果冻的小脑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马佳就守在里面看着医生给小家伙做检查。小家伙才几个月大,在医生手里乖乖的窝着任凭摆布,医生被他可爱到了,顺嘴就问:“小朋友叫什么啊。”

马佳打早上起来看见它了就在想这个问题,小猫咪整个脸都是黑色的,但是从下巴开始,往下全是白色的,他瞬间就想起了李逵,又摸了摸白乎乎的小肚子,还像个漏米的紫菜包饭,想起自己的大儿子果冻,又觉得应该跟着果冻的名字走来个“果”系列。马佳脑子里存货是不少,但是他还是要过问捡回来猫的人看看有什么意见。

刘端端听见手术室里马家的男高音贴着天花板飘出来又传进自己耳朵里,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揉的舒服的在地上打滚的果冻,回他:“要不叫果脯?”

马佳听了直接乐出声,从手术室里钻出来跟刘端端说:“你看咱家猫脸都是黑的,你觉得叫李逵怎么样。”

刘端端直接被马佳这个主意气出一个白眼:“你到时候晒猫,跟你粉丝说这么可爱一猫叫李逵,你掉粉信不信。”

马佳偏偏不信,掏出手机就奔手术室里走,让医生抱着拍了两张照片,出来一屁股坐在刘端端旁边一边说话手上还没停着:“我发微博让粉丝起名,我认为李逵的呼声是最高的。”

刘端端不乐意:“那你把果脯也加上让大家评评理,哪个名字好。马国普也加上。”

马佳微博配图发出去,手还没停在评论里叨叨个没完,不光李逵光荣上榜,紫菜包出现了,刘端端在一边对马国普念念不忘,还试图给他洗脑说果冻大名叫马国栋,这名字起了一听就是兄弟俩。马佳一边乐一边说那小猫应该叫马国良,栋梁听这才像兄弟。但是最后果脯这个选项还是出现在了评论里。

微博发出去后,小家伙的检查也做完了,两个人马佳拎着猫窝猫粮猫砂等等的一系列用品,刘端端抱着装小猫的猫包上车,都走出门了听见医生在后面叫他们,俩人一回头,得,忘牵狗了。

医生看这俩人的样子也笑了,把手里的牵引绳递给刘端端,一边笑道:“二位现在这样,很像刚有了二胎的小夫妻啊。”

刘端端琢磨了一下,掏出手机给马佳看了一只布偶猫的照片。马佳看了一眼之后表示,虽然布偶很好看很可爱我兄弟张超家也有,但是媳妇儿你给我看这个看嘛。

“这是我,嗯就一个电竞选手的猫,叫肉肉,我觉得咱家猫叫果肉可以,蹭蹭人别的猫的帅气与美丽,它确实有点儿太黑了。”

马佳话听了一半就浮夸的捂住了怀里小家伙的耳朵嘴里还念叨:“不听啊果肉咱不听,爸爸叫你肉肉是因为你胖胖的叫果胖不好听,你最可爱了一点儿也不黑。”

那天从密云回来他马不停蹄的赶到公司谈的就是这个综艺,一个找演员去唱歌的综艺,还有比赛。应该是《庆余年》给他带来的热度持续到了现在,北京台才发来了邀请。

刘端端得知自己终于能站在舞台上唱歌的时候很高兴,兴奋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问经纪人:“这综艺,我能自己选歌么?”

北京台那边的节目负责人插了一句嘴:“但是刘老师,我们组里包括粉丝,都挺希望您唱《浓情淡如你》的。”

他自己心里有挺大的私心,想唱给马佳一首歌的。也许是谈恋爱太上头,公众场合的示爱忍不住,也许是这儿大半年他老跟着马佳看他打球勾起了儿时看灌篮高手的回忆,也许是他无意中听过马佳在家哼哼某首歌,转天就在B站看到了去年芒果春推的时候,他和星元的都在的那首歌的视频,刘端端脑子一热跟节目组报过去了《好想大声说爱你》。

然后马佳就抱着他的pad拽着刘端端坐在了沙发上。刘端端一头雾水的看着马佳打开了他的乐谱们,一张一张划过去,最后停在了《直到世界尽头》这一页。

刘端端眯着眼看了他半天,给马佳看的背后发凉,忍不住继续说道:“他们一给我说你要唱那个我就知道你什么意思了刘老师,但是我是真的更喜欢这个,你不是还想玩儿次摇滚乐队么,整一个。”

节目开始录制的时候,马佳也开始录今年的超级企鹅联盟了。俩人度过了一阵子的异地恋,再见面已经隔了小一个月了。刘端端剧组因为道具和设备的原因没法开工,只能放了几天假,正赶上马佳结束录制,俩人都一下飞机马不停蹄就往家赶。进门见了面少不了一顿干柴烈火,再出门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刘端端站在镜子前盯着马佳在他锁骨上啃得几块紫红的印记,幽怨的叹了口气。马佳的顶着一头炸毛从卧室出来半眯着眼睛从背后环抱住比他高点儿的刘端端,嘟嘟囔囔的说:“媳妇儿,我饿了想吃炸酱面了,你不知道苏州的面贼寡淡,我就想那口炸酱啊…”

马佳的嘟囔还没说两句就被门铃声打断了,刘端端拍拍环在自己腰上的手,马佳并没有要撒手的意思,刘端端就只能拖着他往门口挪,他腰还酸疼酸疼的,不敢使劲,一边走一边对马佳说:“爷们儿,你要是不想咱俩明儿上热搜被迫出柜,你就赶紧给我撒开。”

刘端端以为是堆积了很久的快递,门卫昨天看他回来了今天给他都送上来了,谁知道一开门是带着个渔夫帽的郑棋元,身后还跟这个强颜欢笑的徐均朔。刘端端没侧身把俩人让进来,而是指着郑棋元脑袋上的帽子上的大大的黄色的“R”震惊的问道:“你这帽子那儿来的!”

郑棋元还没开口,徐均朔就抢先开口道:“哦我的,棋元说…啊疼!棋元哥说带着舒服就被他抢走了。”

郑棋元掐徐均朔胳膊的手没马上收回来,给委委屈屈的小孩儿揉了揉才对刘端端说:“你好歹让我俩先进去行不行,外边儿多热。”

郑棋元进来就看见一头炸毛的马佳,转头对刘端端说:“端儿,马老师造型不错啊,你做的?”

马佳看来人了终于是清醒了,一边招呼人坐一边回嘴:“你俩这大中午的来敲门干嘛啊,我这还等着媳妇儿给做炸酱面吃呢。”

郑棋元也不跟他俩瞎贫,兜里掏出两张票仍桌子上,说:“朔朔弄了个剧本杀的店,过两天开业,这几天想找你们体验一下,龚子棋点名你必须去,带家属,我俩来送票的。”

马佳问陈博豪拿什么贿赂龚子棋了,能让郑棋元出山请刘端端来玩儿剧本杀。陈博豪一脸神秘的跟马佳说:“你不懂有一个职业电竞选手男朋友的好处。”

马佳坐在他跟刘端端第一次一起吃饭的火锅店里一边点肉一边说:“行啊你小子算计到我头上了?”

刘端端看这兄弟俩拌嘴好笑,还不忘嘱咐马佳记得点爆肚和麻酱烧饼。龚子棋长叹一口气哀嚎:“马佳,你看看!刘端端都被你带坏了!”

菜上齐开始吃的时候,刘端端突然好奇的问龚子棋:“哎,你到底收了博豪什么好处才费这么大劲让我去玩儿剧本杀啊。”

龚子棋伸筷子夹了一片高钙羊肉在滚开的清水里过了过,一脸开心的说:“他对象是前IG的ad选手west,好友位加双排,我就答应了。”

之前周深去帮唱过,在休息时拉着刘端端的手开心的蹦跶说有时间的一定要一起录一版《浓情淡如你》,鞠红川推门进来说老周啊老马叫咱们结束了一起老王家吃饭去。周深点头说好啊好啊,然后又想起刘端端在,纠结了一下要不要张口邀请,鞠红川就接着说了下去:“端哥,佳哥问你要不要吃牛街那家肉夹馍。”

周深一脸问号,5g冲浪的小百灵偏偏错过了马佳脱单现场,知道真相的周星星表示震惊我全家。

这次是阿云嘎来帮唱,马佳锤了阿云嘎一拳说:“说好今年再一起打球的怎么回事啊三人组就剩我一人了。”

刘端端在一边化妆,听着马佳单方面欺负汉语不好青岛翻译还不在的内蒙人,实在听不下去了开口道:“佳哥,要帮唱也应该你来啊。咱俩合唱白马篇。”

但是他不是人啊他狗啊,他觉得那年是他一个人1v5脚踢kt拳打g2然后横扫fnc夺冠的,结果fmvp被打野抢了风头被上单抢了连采访都被会说中文的韩国人抢了,他看了看只有身边的辅助能欺负了。

他就开始觉得俱乐部对他不好俱乐部小作坊要逃,要逃到有他儿子的更牛逼却没有s冠的死对头俱乐部去。

所以他才千恩万谢现在的经理,连自己以前的成绩都不要了,就是感恩戴德三跪九叩。

唐焕烽命里缺火,所以家人给他取名带火字旁的焕烽,就连不常见的父亲都会从小叮嘱他离水远一点。

这次是彻底的命都给他了,等他想起来要离水远一点儿的时候,他已经溺死在彭俊杰的心里了。

唐焕烽到底是个怎样的神奇的选手啊,在了解了这么多之后,真的一万个庆幸他进LPL的第一个辅助是蛇蛇这个小甜心老妈子,不然再来一次一起成长我真的要崩溃了。

日子还在年里头,他家举家飞海南过冬了,留下他一个还有演出任务的人在北京看家。马佳不乐意了,他弟弟今年第一年进部队都能放几天假飞海南快活,怎么他就还要跟着团里在北京演出呢。马佳先生跟自己儿子果冻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拍了一张果冻因为饿肚子委屈兮兮的照片发了朋友圈,抒发了一下自己一人留守北京的孤独与寂寞。刚发出去就被过年天南海北出去玩儿的人嘲笑了,从在泰国度假的龚子棋,到回学校上课的黄子……哦黄子弘凡不能算,他更惨,大年初一还要上课。

男低音的语气格外兴奋,马佳听着也乐了。他回了王晰一句,就从沙发上窜起来进屋换衣服了。果冻蹲在地上看着自己爹突如其来的兴奋,“汪汪”的叫了两声提醒他记得喂自己狗粮。

王晰两口子一个话剧演员一个国宝级男低音,都是用嗓子的职业。所以马佳在楼下的水果店拎了二斤今年刚下来的春梨就开着车往王晰家跑去了。他们三十六个人常驻北京的没事老往一块儿凑,最开始的据点是张筱真的录音棚,但是也不能老占着人家工作室人家也要上班,然后就开始北京巡回,今天王晰家明天王凯家,蔡尧那个小公寓都没能幸免。马佳跑的最多的是王凯家,其次就是王晰家。路他熟的很,再加上这个点儿北京还不堵,他停了车拎着梨上去的时候才十一点。

马佳按了门铃,因为估摸着应该是宝贝疙瘩小芒果来开门,所以还特意翻出来了上次星元坐他的车留在车里的几个不二家棒棒糖揣在口袋里,想着逗一逗小姑娘。结果来开门的是一个大眼睛的男人,手里还拿着一块儿梨在啃。马佳掏棒棒糖的手已经从羽绒服口袋里伸出来了,结果看见开门的不是芒果,收回去也不是,递出去也不是,就这么架着手尴尬的退了一步瞅了一眼门牌号。

马佳一个手拿着棒棒糖一个手拎着一袋子梨,他真的很想挠挠头,但是没办法,他怀疑自己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开门的人他真的不认识,那人个子也不矮,把门堵得严严实实的他也看不见里面到底是不是王晰家的布局。就在他打算跟人家道个歉说不好意思敲错门了的时候,开门的人终于有反应了。

马佳在心里问候了一下母亲,心说怎么敲错门了还被人认出来了?他已经尴尬的想跳楼了。正在他思考怎么爬上顶层天台的时候,那个人身后冒出来了小芒果救世主的声音。

开门那个人笑眯眯的把他迎进来:“您好我刘端端,竹子同事,也来蹭饭的。刚刚一下子没认出来您不好意思啊。”

王晰听见小芒果叫马佳,围着围裙从厨房冒出头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佳儿,没把果冻也带来啊?”

马佳异常熟练的放下梨,换拖鞋,头也不回的说:“它吃太多了,带出来丢人现眼。”

王晰围着围裙晃晃悠悠的从厨房出来,满手的面,指了指茶几上的杯子:“喝水自己倒啊。”

刘端端在马佳进门的时候就接过了他手里的那个芒果味儿的不二家棒棒糖去陪芒果玩儿了,马佳坐在沙发上看着一并应付着王晰的话一边用余光瞥着一边的刘端端,突然涌起一阵尴尬和害羞。他放下手里的水杯起身对着转身要回厨房的王晰说:“哎等等,我帮忙去。”

厨房里的金宴竹也探出个头,笑着说:“你坐着吧,马上就好了。去跟刘老师一起陪我闺女玩儿吧。”

初四的时候王晰一家三口去滑雪了,小姑娘兴奋的不得了,逢人就说自己去滑雪了,刘端端就坐在地上仰着头看芒果给他表演滑雪技巧,一双给大眼睛盯着小朋友满眼的真诚,时不时还会模仿小朋友的语气问几个问题。马佳坐在一旁看着两个人,没由来地冒出一个“谁嫁给这男的可真是有福气了。”的念头,丝毫没想起来自己梅溪湖第一想嫁的身份。

小孩说着说着渴了,转过身往茶几这边走,刘端端的视线也跟着一起往茶几这边过来,结果正好跟盯着他出神的马佳四目相对。马佳一个激灵,别开头伸手拿起芒果的小杯子说:“来叔叔给你倒杯水喝。”

刘端端以前说过,北京人平时说的都是正儿八经的普通话,一旦北京人和北京人扎堆儿凑一块儿了,那北京味儿就会浓起来。

马佳听见这句耳熟的话嘿嘿一笑,把倒好温水的杯子给小芒果递过去,说:“我也特想说我姥姥也特喜欢您,奈何我真的没看过您的话剧,对不住了。”

金宴竹从厨房出来的特别是时候,她从茶几上抽出来两张纸擦手,一边擦手一边替刘端端解释:“他姥姥真的特喜欢你,上个月四号你的个音还千方百计地弄票要去看你。”

马佳想了想,王晰好像是找他要了三张票,但是当时他还以为是小芒果长高了也要票才能进。

马佳赶紧摆手说:“没事儿没事儿我这样跟台上差别也挺大,别叫什么老师了听着我都不好意思叫佳哥吧。”

金宴竹听了马佳的话在旁边笑出声,刘端端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笑起来“哎”了一声,喊了一句:“佳哥。”

马佳没明白金宴竹在笑什么,不过听见美人甜甜的叫自己“佳哥”他还是笑得眼睛都没了。

金宴竹在旁边笑够了,小芒果也蹭过来粘着她妈妈说她还想去滑雪。刘端端坐在小板凳上一边喝水一边说:“趁着这还没开学,你带她去崇礼再玩儿两天啊。”

小芒果忙不迭的点头看着他妈妈认真的说:“二叔叔说得对。开学了我就没时间啦!”

金宴竹听见这句“二姨”气笑了,转头骂刘端端:“小孩子性别意识正模糊呢,你就别添乱了行不行。”

马佳困惑成一张表情包,刘端端看他真的一脸雾水于是干脆起身坐他旁边问他:“你看庆余年了么?”

马佳想了想庆余年三个字的发音,在脑海里搜寻了一圈电视剧电影话剧音乐剧等等,最后摇了摇头。

刘端端点头:“我在里面演的二皇子,因为角色是个死傲娇所以粉丝老叫我二姐姐,芒果就跟着也要叫我二姐姐。但是叫姐姐不就差辈儿了么,就让她喊二y……啊不二叔叔了。”

马佳瞅了一眼刘端端,一般大老爷们都不大乐意粉丝把自己女性化,用个流行点儿的词叫什么……泥塑?怎么这个人还上赶着泥塑自己呢?

刘端端也注意到了马佳的眼神,偏头冲他做了个wink,笑着说:“京都第一宠粉就是我二皇子李承泽。”

饺子煮好后,金宴竹从橱柜里翻出来一瓶红酒,王晰在一旁帮腔说饺子就酒越喝越有,马佳笑着摆手说我要有啥啊,刘端端跟着拒绝说明明是饺子就酒天长地久,你俩喝就行了,我这嗓子就喝个茶得了。

王晰撇撇嘴说,就知道你俩一个赛一个的不能喝,厨房吊了一锅梨汤,你俩喝梨汤吧。

三月份的北京干的不行,空气也不是很好,刘端端的嗓子自从演完《红岩》一直哑着,他觉得不是什么大毛病也一直没去看医生,之前直播也有粉丝劝他熬个梨汤喝他也没在意,这次在王晰这儿终于喝到梨汤了,他还挺开心的。说了句谢谢就往厨房里钻,走出去两步又走回来,问马佳:“佳哥,来点儿?”

正在给媳妇儿倒红酒的王晰听见这句“佳哥”手一抖,酒瓶的口斜出去倒到金宴竹醋碟里不少。金宴竹听见了也笑的直不起腰,小芒果看着自己爸爸妈妈如此反常一脸的问号。

马佳也跟着一脸问号,他先回答了刘端端说来点儿呗,然后问王晰:“不是,怎么了?刚刚竹子姐就笑的不行,有啥秘密?”

金宴竹笑的缓不过来气,王晰放下酒杯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马佳见过他这个表情,是在那年湖南台招商晚会蔡程昱进错拍子的时候王晰的表情。男低音犹豫着开口了:“佳儿,你叫竹子叫姐对吧。”

马佳一愣,仔细回忆了一下,他刚进门的时候人自我介绍好像说的是……他是竹子的同事。

刘端端此时端着两碗梨汤过来了,他听见了刚刚的对话,看着马佳一脸震惊的表情,淡淡地说:“我86的。”

那天的饺子是鲜虾馅儿的,王晰托在大连度自己第二个蜜月的韩庚空运回来的虾,鲜的不行。虾泥里面还有半颗半颗的虾肉,小芒果都一口气吃了六个。

但是91年的马佳觉得那一天世界上所有的尴尬都被包在了那顿饺子里,他是一个被尴尬包围的人。

回家一进门,果冻就冲了过来在他脚边蹭来蹭去,马佳蹲下去摸了摸果冻的狗头,无比伤感的感叹了一句:“本来想试着给你找个妈,结果让我搞砸了,可咋整啊果冻……”

另一边送走了马佳的刘端端自觉的去洗碗,王晰也不好意思真让客人去干活,就也跟着去了厨房。刘端端一边开水管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刚佳哥进门的时候你问了一句果冻,果冻是谁啊?”

本来想说自己好久没这么生气过了,但是转念一想四月刚因为喻文波转会的事儿气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